欢迎您访西安临潼华乐学校官方网站!

精准的学业规划 优质的教学资源

打造您身边的学业规划师

联系我们
  • 地  址:陕西西安市临潼区秦陵北路109号
  • 招生老师:18700063810
  • 招生热线:029-68980321
学校首页 > 德育之窗> 心灵驿站心灵驿站
从强制亲职教育到“依法带娃”
时间:2022/5/20 点击:133 次 文字大小:

  “妈妈,那个药好苦,我再也不想喝了,喝了肚子会疼。”听着孩子稚嫩的话语,嘴里的饭还来不及咽下,文文的眼泪就已夺眶而出,她无比悔恨自己的举动给孩子造成的伤害。

  一年前的情人节,万念俱灰的文文打算离开这个世界。看着一旁玩耍的儿子平平,想到他将陷入无人照顾的境地,文文将早已备好的毒药喂给了他。

  救护车来得很快。经抢救,文文母子脱离了生命危险。4岁的平平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本能地维护母亲:“妈妈不是故意喂我药的,她自己也受伤了……”

  那个噩梦一般的时刻,文文每次回想起来都禁不住打冷战。而今家庭美满、事业顺利的景象,是她以前从未奢望拥有的“未来”,这些转变,都缘起于家庭教育指导。

  谈到家庭教育指导,人们首先会想到于今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家庭教育促进法。其实,从2015年开始,各地检察院就已注意到强化家庭监护责任、提升家庭教育能力的重要性,并能动开展探索。那时,它被称为“亲职教育”。

  每一个问题孩子背后

  都有一个问题家庭

  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一直都被看作是家庭私事,外人极难插手。但这一情况在2014年发生了改变。随着社会分工细化、人员流动加速,家庭监护制度赖以存在的社会基础逐步丧失,父母监护失职甚至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屡屡发生。2014年12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联合颁布了《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国家监护干预机制自此进入司法实践层面。

  2015年,四川省成都市检察院调查后发现了更多涉及家庭、监护人的问题,在所统计的涉罪未成年人与未成年被害人中,来自单亲家庭、继亲家庭及父母不和家庭的占比41.6%;不与父母共同生活、脱离家庭监护的占比47.6%;存在放任、溺爱、打骂、体罚等不当教育方式的占比78.8%。由此看来,每一个问题孩子背后,都有一个问题家庭。

  为了孩子能健康成长,家长是不是应该接受一定时间的关于监护义务履行、子女教养技巧等方面的亲职教育?有了这样的想法后,成都市检察院开始了各方面的准备。2016年,该院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探索开展了强制亲职教育工作,以国家公权力强制介入干预家庭监护的方式来督促和引导父母正确履行监护职责,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很快,现任成都新空间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家庭教育部主任缪娟就接到了检察院的邀请。

  “那是我们第一次就强制亲职教育展开沟通,双方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样本可以参照。对于强制亲职教育工作如何能真正帮到孩子和家长,我们进行了反复的讨论和验证。”虽然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但被检察官的真诚与热情感染的缪娟,决心同检察机关将这件关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探索进行到底。

  谁知第一次强制亲职教育实践就碰了壁。亲职教育课程开始很久了,仍有家长未到,经成都检察机关逐个联系催促后,一些家长不情不愿地现了身。“孩子犯了错,为什么我们要被叫来接受教育?”“上一次课意思意思就行了。”“我工作特别忙,能不能不参加啊?”……面对家长们毫不隐藏的抵触,缪娟和检察官们都手足无措。毕竟,没有哪项法律法规强制要求父母参与亲职教育课程。

  不愿就此放弃的缪娟等人,分头找家长沟通解释,不少人同意留下来听一听。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家长们开始分享自己的育儿经验和困惑,倾诉教育过程中遇到的挫折和困难。摸清了亲子问题症结的缪娟,逐个进行有针对性的指导,在一来一往的交流中,信任与认可开始形成。

  “后来,检察官们会在家长听课之前,向其介绍强制亲职教育的作用和重要性。我们之间的合作也越来越顺畅,不仅形成了一整套专业课程,还创设了一套相对有效的工作机制来保障亲职教育效果。”缪娟欣慰地告诉记者,此后自己再未遇到家长拒绝参与强制亲职教育的情况。

  2016年3月,成都市锦江区、新都区、崇州市、彭州市4个基层检察院开始试点强制亲职教育。同年10月,成都市检察院联合市委政法委、公安局、法院、教育局、民政局、妇联、关工委会签了《强制亲职教育实施办法(试行)》。2017年,强制亲职教育工作在成都市范围内铺开。

  正当成都强制亲职教育如火如荼开展时,湖北省检察院也展开了相关行动,该院参与制定了《湖北省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条例》,对该省开展强制亲职教育作出了详细的规定。此后,亲职教育工作遍地开花。直到2021年5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共同印发了《关于在办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全面开展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的意见》,亲职教育正式以“家庭教育指导”这一更为精准的定义被大众熟知。

  5个月后,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家庭教育促进法,帮助父母走向“合格”,这也是我国首次就家庭教育进行的专门立法。

  为孩子创造“滋养性环境”

  如今,家长“依法带娃”将过半年,孩子与家庭是否如愿发生了改变?

  在最先探索这项工作的成都地区,发生过一起抢劫案,当地检察官在办案中发现,涉案的未成年人小鹏曾是另一起抢劫案的被害人。同时,小鹏也是一起盗窃案、一起故意伤害案中的证人。案件的背后,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案件审查起诉阶段,成都市郫都区知子花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张仰皓第一次见到了小鹏,当聊到案件和成长经历时,表面顺从的小鹏眼神躲闪,小动作不断,不停地通过“演”来掩饰真实的自己。

  在随后的社会调查中,老师、同学、朋友都评价小鹏“不成熟”“不靠谱”“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张仰皓发觉,想要真正了解这个孩子,自己掌握的信息还远远不够。

  当张仰皓和检察官提出想到小鹏家看一看时,虽然难为情,小鹏还是同意了。小鹏的家逼仄杂乱、面积不足10平方米,与许多租户共用走廊和一个卫生间。小鹏的父亲因伤待业在家,母亲做保洁之余也打打零工,每月收入仅2000元左右。

  “娃娃的一辈子都毁了!”“要是早听我的话,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的结果。”“他现在读书还有什么用?”……在张仰皓和检察官与小鹏父母沟通时,小鹏的母亲边哭边怪自己读书少,文化程度低,管不了他。

  “都犯罪了,哪还能去当兵?”聊到梦想时,小鹏说自己想去当兵,却被母亲当场叫停。母亲的话让小鹏觉得不耐烦,一直以来,他都是直接顶撞回去,甚至前脚听着母亲抱怨他花钱大手大脚,后脚就花几百元买一双球鞋。

  小鹏敏感而自卑,渴望被关注、被认同、被欣赏,张仰皓认为,需要为小鹏创造出一个“滋养性环境”——倾注父母的关爱与教育,给予外在积极评价和实践成长的机会。2021年11月25日,郫都区检察院对小鹏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并展开帮教。

  “我们最害怕的是,父母坚持把自己放在教育者位置,用高高在上的姿态对犯了错的小鹏不断说教。”在进行家庭教育指导时,张仰皓不断打破小鹏父母固有的教育理念和意识,通过科学的指导,为其父母逐步培养起正确的亲子沟通方式。同时,张仰皓运用“优势视角”让小鹏感受到自己被父母接纳和尊重,帮助他认识真实的自己,提升价值感。检察官还适时对小鹏进行法律普及和界限教育,帮助矫正小鹏的行为模式。

  前不久,仍在帮教考察期的小鹏告诉检察官,自己当上了班长,父母也越来越理解和关心自己了。

  孩子是怎样毁在不当的家庭教育中的,许多检察官和家庭教育指导老师都深有体会。

  在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一个名叫小庄的孩子,自小成绩优异,还获得过奖学金,可是上了初中就变了。直到他深陷一起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件中,才引起了家长的重视。

  原来,小庄自幼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初中寄宿时因受不了严格的管理,多次翻墙逃课。一个学期后,在三亚经营餐饮业的父母私自给他转了学。本打算对其加强管束的父母,却因忙于创业无暇他顾。随着教材、环境的变化,小庄的学习成绩急速下滑,还遭到了同学的欺负。读了一学期的小庄又转回到原学校,初二读完后便辍了学。

  在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后,泉港区检察院对小庄父母发出《督促监护令》,提出了多项重点监护举措。

  “督促监护令”这一机制由福州市检察院首创,旨在推动解决涉未成年人案件背后家庭监护不力这个难点问题,促进落实家庭保护责任,于2021年6月1日开始在全国检察机关全面推开。

  小庄的父母十分内疚。不久后,家庭教育指导老师毛宗利与检察官一起,从调整沟通方式、改善家庭氛围、学习教养知识、改变教养方式等四个方面对他们进行了“一对一”的家庭教育指导。

  今年2月17日,家庭教育指导老师毛宗利(右二)为涉罪未成年人家长开展家庭教育培训。

  几个月过去,小庄和父母渐渐亲密起来,交流也变多了。现在的小庄和父母一起经营着自家的餐饮生意,父母感慨着小庄的认真负责,小庄也深刻体会到了父母创业的不易和忙碌。

  没有完美的父母

  只有不断成长的家长

  孩子不会迎风就长大。一直深耕家庭教育指导的毛宗利看到,在很多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心灵和精神上爱的滋养是匮乏的,内在需求始终得不到满足。

  觉得父母不爱自己,静静逐渐封闭了内心。今年3月4日,浙江省金华市“未成年人保护联动平台”收到一条求助信息:“13岁小女孩多次离家出走,被民警在酒吧、网吧找回,不愿上学也不和人沟通……”发起人是金东区检察院聘任的一名公益诉讼观察员。

  酒吧、网吧都是未成年人保护法中规定的未成年人禁入场所,孩子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金东区检察院以最快的速度成立了一支由未检检察官、家庭教育指导老师、公益诉讼观察员组成的帮扶小组,赶到了静静家中。当天,金华家长大学的家庭教育指导老师赵雪梅等人在静静的房门外,进行了一下午的单向沟通,房门却始终没有打开。

  社会调查中,检察官了解到静静曾特别依赖姐姐,于是联系了她已外嫁的姐姐回家。在姐姐帮助下,赵雪梅终于与静静会了面,他们在金东区检察院大堰河未检工作区的心理疏导室内展开了长达4个小时的沟通。结束后,静静对检察官说“我下周一去上学”。这句话,也让静静的父亲、姐姐松了一口气。

  今年4月27日,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检察院检察官与家庭指导老师对静静和其家人开展线上指导。

  赵雪梅同时告诉检察官一个“晴天霹雳”:一年前,静静遭灌酒后被性侵了。金东区检察院立即将该线索移送公安机关,日前,4名涉案犯罪嫌疑人被立案侦查。

  “父母非常爱我,我也在努力学习怎么和他们沟通,现在学习是第一要务,我不会让他们失望的。”一段时间的家庭教育指导后,静静重新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变得活泼、健谈了。

  在上海希言善德心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峥接触的诸多家庭中,冷漠是种常态。这种冷漠,更多是父母在谈到孩子成绩等关键词时展现的冷酷无情、说一不二,孩子的感受、想法被长期忽略。一些孩子为得到父母肯定不断妥协,最终形成了讨好型人格,另一些孩子则走向了叛逆。

  文文长久以来承受着来自“原生家庭”的冷漠,父母在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下,只给了她稀薄的爱。在和王先生恋爱、结婚后,文文如同干枯秧苗入水,获得爱意浸润,可慢慢的,文文就感受不到最初那种浓厚的爱意了。

  平平出生后,文文开始了“丧偶式育儿”,不久便出现了抑郁症状,情绪日渐低落,导致其出现了适应障碍,最后选择带着平平一同自杀。在看守所,作为家庭教育指导老师的张峥第一次见到了文文,她此行也是为了帮助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评估文文是否可以取保候审。

  这一次见面,文文讲了很多丈夫的“不合格”。张峥随后约见了王先生。对于妻子的情感需求,王先生整个蒙掉了。他对张峥说,自己愿意作出改变。

  检察机关立即成立了包括心理咨询师、妇女干部、白玉兰社工共同组成的家庭教育指导小组,吸纳王先生加入,对文文开展法治教育、心理矫治,就婚姻家庭关系、亲子教育方式等进行指导,还建议文文到专业的精神卫生机构进行了治疗。

  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检察官邀请心理专家一起对平平进行心理疏导。

  文文走出看守所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接儿子放学,在路上,她的一颗心差点跳出胸膛。儿子见到她,一直缠着她抱,而丈夫,也变得更体贴更顾家了。这些,都让文文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很快,开庭的日子到了,文文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社区矫正期间,闵行检察机关依托未成年人司法社会服务体系,转介区妇联与心理专业机构,要求文文接受强制家庭教育指导,细化教育频次、内容与效果评估,促进情感沟通与修复,帮助营造和谐关爱的家庭氛围。

  在张峥和检察官吴翎翎的鼓励下,文文重拾了美甲美睫爱好,并顺利应聘到一家美甲连锁店工作。前几日,吴翎翎收到了文文的照片和反馈,文文说周围人都说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于平平来说,没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好了,妈妈对他还是那么好,爸爸也经常陪他玩。

  人们常说,不幸的童年需要用一生去治愈。在金华市政协副主席、金华家长大学校长胡晓杭看来,没有完美的父母,只有不断成长的家长,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是一项系统工程,不仅需要学校、社会的介入和指导,更关键的是家长承担起家庭教育责任。“随着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出台,家庭教育指导工作越来越深入、细致和有效,家长对家庭教育的关注程度更高了。”胡晓杭表示。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毛宗利的认同,她表示,今年自己直播间的人明显多了起来,很多家长来咨询科学育儿问题,不少家长还做着笔记。(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检察日报

上一篇: 欧洲中小学如何培养数字原生代 下一篇: 如何治疗孩子的拖延症?教你三招搞…

咨询热线: 18700063810 李老师 地址:陕西西安市临潼区秦陵北路109号

Copyright ©2022 西安临潼华乐学校 版权所有    备案号:陕ICP备16017184号-3

技术支持:西安利尔品牌营销策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