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西安临潼华乐学校官方网站!

精准的学业规划 优质的教学资源

打造您身边的学业规划师

联系我们
  • 地  址:陕西西安市临潼区秦陵北路109号
  • 招生老师:18700063810
  • 招生热线:029-68980321
学校首页 > 德育之窗> 心灵驿站心灵驿站
欧洲中小学如何培养数字原生代
时间:2022/5/26 点击:133 次 文字大小:


  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将提升全民数字素养和技能作为推动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的保障措施之一。今年3月28日,教育部举行国家智慧教育平台启动仪式,平台上线是教育数字化战略行动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当下中小学应如何培养学生数字素养,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重要问题。

  欧洲历来重视数字素养培育,将其视为终身学习的核心素养。为应对数字技术的迅速变革及其对社会带来的影响,欧盟已颁布了3个版本的《欧盟公民数字素养》、2个版本的《数字教育行动计划》和《欧盟教育工作者数字素养框架》。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调查结果表明,在学生与数字世界的联系以及教师和学校的数字教育实施方面,欧洲较多国家名列前茅。分析欧洲各国数字教育的新进展及欧洲中小学数字素养的课程设置、课程目标和课程评价方式,有助于了解如何在中小学教育阶段将数字素养渗透到课程之中、应重视哪些关键能力的培养、怎样评价学生数字素养等关键问题。

  数字素养的课程设置

  数字技术深刻改变着社会生活。有研究表明,在数字时代成长的儿童不会自然成为“数字原住民”,他们天生并不具备对数字技术的掌控能力和自信,而且很大程度上将数字技术用于校外休闲活动。为此,欧洲非常重视中小学数字教育,绝大部分国家将数字素养内容纳入了中小学课程。

  欧盟对数字素养的认识经历了强调技术本身、重视技术使用到将其作为跨学科素养、核心素养的过程。当前,欧盟将数字素养定义为“在学习、工作和社会参与中,自信、批判和负责任地使用数字技术的能力”,该定义深刻影响着欧洲国家,近一半欧洲国家的数字素养概念参照欧盟定义,许多国家的中小学课程也通常将数字素养界定为关键能力、核心素养。

  与其他传统学科不同,数字素养不仅作为学习主题,而且被视为跨学科的关键能力体现于中小学教育阶段。数字素养主要通过三种方式整合到欧洲中小学课程中。第一种是作为跨学科主题讲授。数字素养作为综合能力,在所有学科中教授,所有教师共同培养学生数字素养。第二种是设置独立学科。不同国家、不同教育阶段的学科名称不一。第三种是融入其他学科。数字素养被纳入国家课程体系内的其他学科或学习领域。由于中小学不同年段学生的特点和培养目标不同,数字素养在各教育阶段的课程设置方式也有所差异。

  在小学阶段,超过一半的欧洲国家将数字素养作为跨学科主题讲授。希腊、波兰、英国的英格兰和威尔士等11个国家和地区将其作为必修的独立科目。爱尔兰、西班牙和瑞典等10个国家和地区将其融入其他必修科目。1/4的欧洲国家结合了以上两种方法。而在捷克和列支敦士登,三种课程设置方式同时存在。

  在初中阶段,一半以上的欧洲国家将数字素养作为必修的独立学科,学科名称有信息学、计算机科学等。

  在高中阶段,大部分欧洲国家通常将数字素养设置为独立的选修课程,较少国家将其设置为必修课程。

  数字素养的课程目标

  课程目标是课程本身要实现的具体意图,规定了某一教育阶段的学生通过课程学习以后,在发展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期望实现的目标,是确定课程内容、教学目标和教学方法的基础。《欧洲学校数字教育》报告从欧洲各国中小学课程相关文件规定的学生学习成果视角,分析了数字素养的课程目标。

  大多数欧洲中小学课程学生学习成果包含了第三版《欧盟公民数字素养》的5个素养域,按出现频率从高到低分别是信息和数据素养、数字内容创作、沟通与协作、安全和问题解决。排名越靠前,说明其在欧洲中小学数字素养教育中受重视的程度越高。大多数与数字素养相关的学习成果都体现在初中阶段,小学阶段较少。约有30个国家和地区的学习成果体现了前四个素养域,即使是最少被提及的问题解决域,也在24个国家和地区小学阶段的学习成果中得到体现。

  《欧洲学校数字教育》报告从第三版《欧盟公民数字素养》的21项数字素养中选择了8个有代表性的素养,分别是评估数据、信息和数字内容,通过数字技术进行协作,管理数字身份,数字内容创作,编程,保护个人数据和隐私,保护个人健康和福祉,识别数字鸿沟。在欧洲中小学课程的数字素养学习成果中,最经常被提及的3项素养是数字内容创作,评估数据、信息和数字内容,编程;最少被提及的是识别数字鸿沟;保护个人数据和隐私的重要性则日益显现。

  学生数字素养如何评价

  为有效提升学生的数字素养,仅在课程中体现数字素养是不够的,还需要进行评价。评价结果不仅能确认学生个体数字素养的发展水平,还可以作为评价学校和教师绩效的指标。

  第一种方式是数字素养的国家考试。

  奥地利和挪威两个国家针对小学、初中和高中三个阶段的学生进行数字素养国家考试,拉脱维亚仅在初中阶段测试数字素养。共有11个欧洲国家在初中和高中阶段对数字素养进行国家考试,9个国家仅在高中阶段实施数字素养测试。

  实施数字素养国家考试的主要目标有两个:评估学生个体的数字素养并授予资格;收集信息以进一步促进学生和教师的发展,并从整体上评估学校和整个教育系统质量。在大多数情况下,前者是国家考试的主要目标,只有4个国家基于后者对学生进行测试,即克罗地亚、捷克、爱沙尼亚和塞尔维亚。参加考试的学生通常通过抽样选取,但也仅限初中或高中阶段。基于整体教育质量保障目标的数字素养国家考试并未在小学阶段实施。

  欧洲各国参加数字素养国家考试的学生群体因教育阶段、评价目标等因素的影响而有所不同。当前,欧洲较多国家在高中阶段进行数字素养国家考试,通常仅有部分有特定需求的学生参加。在希腊、挪威等12个欧洲国家和地区,为评估学生个体数字素养并授予资格而实施的数字素养考试仅涉及选择特定教育途径的学生,如参与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STEM)或为满足高等教育入学相关要求而参加特定考试的学生。只有保加利亚、丹麦、马耳他和罗马尼亚等4个国家要求所有高中生参加国家考试,以评估学生的数字素养。

  欧洲中小学数字素养国家考试的形式不一,有的是直接针对数字素养或与其直接相关学科(如信息通信技术,ICT)进行测试,有的是设置在其他学科考试中,如丹麦的数字素养测试包含在数学和丹麦语考试之中。与语文、数学等传统学科相对成熟的评价方法相比,数字素养的评价方法仍须创新,既要借鉴传统学科相对成熟的评价方法,也要采用现代的评估方法和理念。

  第二种方式是数字素养的日常评价。

  国家考试不是评估学生数字素养的唯一方法,教师在日常教学中实施的各种过程性和总结性评价更为常见。教师需要定期评估学生数字素养,以衡量他们是否达到本国课程规定的学习要求。欧洲教师很少能从官方机构获得数字素养日常评价的明确指导意见,其日常评价的指导原则通常是课程标准等政策文件规定的数字素养学习成果、中小学数字素养的评价标准或数字素养的国家考试大纲。

  多数国家教师将数字素养学习成果作为指导原则。芬兰、丹麦、德国等13个国家和地区的教师在小学、初中、高中三个教育阶段将学习成果作为唯一的日常评价指导原则,一半以上的欧洲国家教师将其用于小学和初中,1/3以上的欧洲国家教师仅将其用于高中。

  冰岛、马耳他和英国的威尔士、北爱尔兰、苏格兰等11个欧洲国家和地区制定了中小学生数字素养的评价标准。只有爱沙尼亚、爱尔兰和英国的北爱尔兰等5个欧洲国家和地区的数字素养评价标准适用于小学、初中、高中全部教育阶段,其他国家只适用于某一个或者两个教育阶段。这些评价标准的使用不是强制性的,教师有很大的自主权决定如何以及何时使用它们。

  数字素养的国家考试大纲也是教师日常评价学生数字素养的重要指导原则。如果考试大纲明确说明了要测试的能力、对学生的期望、需要完成的任务和考试方法,教师则将之作为日常评价的基准。在小学阶段,仅有奥地利和挪威的教师采用这种做法;初中阶段增加了法国、希腊2个国家;高中阶段则有15个国家。虽然将考试大纲作为日常评价标准有诸多优势,如增加考试透明度,但是如果过多地依赖考试大纲,可能会扭曲教师对数字教育内容的认知,导致课堂教学仅限于标准化考试要求的范围。

  学生数字素养还会在相关证书中有所体现。

  评价是教学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学生学习成果的评价未得到官方认可,或不被学生和校外利益相关者明确了解,评价的价值就得不到充分彰显。毕业证书是评价学生完成某一阶段学业的官方证明,欧洲绝大多数国家会向高中毕业生颁发毕业证书。其中,23个国家的毕业证书体现了数字素养的评价结果,但只有保加利亚、马耳他和罗马尼亚3个国家所有学生的毕业证书都呈现了数字素养的相关信息,其余20个国家的学生只有参加了数字素养相关课程学习并参加了相应考试,其毕业证书上才显示数字素养的评价信息。

  高中毕业证书体现的数字素养评价信息通常包含学生数字素养的评价结果或考试等级、学生学习的具体素养域、数字素养的学习时间等,但不同国家有较大差别。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高中毕业证书都列出了学生数字素养的评价结果或考试等级,罗马尼亚、挪威等4个国家和地区还列出学习时间或学习的具体领域,只有法国和塞尔维亚仅列出数字素养项目,证明学生接受了数字素养教育。

  在小学和初中阶段,学生的数字素养评价信息通常体现在学校的年度评估报告中,在多数情况下,其内容包含了学生数字素养或与其相关学科的分数、等级或成绩等信息。

  需要注意的是,数字技术虽然深刻影响着社会生产生活各方面,但数字技术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决定人类的关系和社会的发展,也不能被工具化以达成某个目标,乃至解决一切教育问题。数字技术不是只有利没有弊。中小学课程中增加数字素养内容、评价,不必然导致学生数字素养的提升,实施数字教育还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也需要联系数字教育活动所依赖的社会、政治、经济和环境等因素,在更广阔的背景中理解数字技术与教育的关系。

  (作者单位系福建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中国教育报》2022年05月26日第9版

  作者:黄慧娟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从强制亲职教育到“依法带娃”

咨询热线: 18700063810 李老师 地址:陕西西安市临潼区秦陵北路109号

Copyright ©2022 西安临潼华乐学校 版权所有    备案号:陕ICP备16017184号-3

技术支持:西安利尔品牌营销策划有限公司